178首页  > 贵州福彩快3开奖预测  > 幻化小说:亚森罗宾探案集之阳光密码 密码巧破奇案

贵州快三200期:幻化小说:亚森罗宾探案集之阳光密码 密码巧破奇案

魔兽世界 NGA : 祝踏岚2000 ? 2017-09-29 10:16:14

贵州福彩快3开奖预测 www.se5se5.com   本文来源于NGACN,作者:祝踏岚2000;原文地址:【查看原文】转载请注明出处!

前面的叨叨

  幻化小说的想法终于克服懒癌开始实施了。本人07年入坑,至今刚好十年整。在WOW世界里,多少极品装备什么的随版本更新而成过眼烟云,许多基友妹纸也成为了O键上黯淡的名字,仔细想想,也许还是魔兽世界本身的故事更吸引人。本人一直沉迷幻化,脑补了一个个自创的角色,也忍不住把他们带入了魔兽世界当中,希望能凑成一些完整的故事。

  终于等到第七个版本,大量的装备让自己的设计的角色也逐渐成型,加上7.3的盗贼、骑士等职业的装备造型相当不错,于是我觉得脑补的世界完整了,打算在幻化的世界里写一些自己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来自小时候爱看的《侠盗亚森罗宾》(法国作家勒布朗的系列作品,和福尔摩斯系列齐名)系列小说,亚森罗宾实际上正确的译名应该是罗平、卢平或鲁邦,也是柯南里怪盗基德的原型。80年代的少年出版社为了迎合青少年的口味,而翻译成了罗宾,听起来和侠盗罗宾汉一样,更有亲切感。因为小时候读过的译本实在太糟糕,捏着鼻子看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其好看的部分,但糟糕的翻译也让这部小说在国内远没有福尔摩斯受众广泛。我希望自己能在魔兽世界里重新演绎一段亚森罗宾的冒险,把小说和幻化结合起来,有图有文,但还是故事为主,幻化为辅。故事梗概已经基本完成,除了第一个故事《阳光密码》是完全照搬原著情节之外,其他故事均是原创。

  以上都是说的大话,提出要求很高但本人能力有限。好在游戏的造型多样,脑洞无穷。我想先发发看吧,主要自娱,兼顾娱人。

  PS:罗宾概念设定,希望可以早日刷到!!

阳光密码

  本故事改(chao)编(xi)自勒布朗同名小说

第一节

  “尊敬的勒布朗先生,难道你不准备给我们介绍一下这独特的单片眼镜吗?”

  “治安官盖聂马尔先生,这只是亚森罗宾送给我作为纪念品的,之后我就不知道他的消息了?!?/p>

  我面前的这位暴风城中心区治安官盖聂马尔先生已经是第三次来问我单片眼镜的事儿,他今年50多岁,身材结实,年富力强,他曾经亲手将大盗亚森罗宾送进暴风城监狱,因此在暴风城警界颇有盛誉。但之后过了两个星期,亚森罗宾从监狱从容逃脱了,还在暴风城的报纸上刊登了一则嘲讽皇家警卫的公告,于是他立誓要再将亚森罗宾再次捉拿归案。

  “勒布朗先生,我希望您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亚森罗宾下落的消息。您知道,这位先生可不是什么善与之辈,他关心的也许只是您的钱财……”

  “啊,尊敬的盖聂马尔先生,我当然知道您关心我的安全。我如果得知到他的任何信息,我一定会告诉您的?!?/p>

  盖聂马尔把手中那片单片眼镜又仔细看了一遍,又交回到了我手里。他的面容有些不甘,我只好安慰他。

  “请您放心,我作为达纳苏斯的外交人员,自然不会包庇一个大窃贼的?!?/p>

  盖聂马尔点点头,他拿我无可奈何,只好再三嘱咐后悻悻离去。

  我叫勒布朗?羽月,暗夜精灵,在人类王国担任外交事务的工作。在我们精灵的眼里,人类这种生物缺少风度、乐于争斗,还颇为自私,也许他们短暂的寿命就是造物主对他们原罪的惩罚。但他们也具有非常高超的智谋,尤其是这位大盗亚森罗宾先生,在暴风城可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手段高明,擅长易容,身手敏捷,做过数起大案。他在暴风城的穷人当中有非常多的拥趸,尤其是街道上的少年们,都认为他劫富济贫,行侠仗义。而警察也常常被他弄得灰头土脸,却拿他无可奈何。

  我和他的认识是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遇,他化妆成一名即将随卡特拉娜女伯爵访问达纳苏斯的牧师,向我学习精灵语。他非常聪明,在短短的三个月内已经成为了暴风城里精灵语说得最好的修士。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在出访前一天偷去了女伯爵镶满宝石的黄金十字架,这件事惹得女伯爵大怒,一直把他列为人类王国的头号通缉犯。而半年后女伯爵的丑闻败露,现形成为黑龙并被斩首,这件事情就一直不了了之了。

  这件事风头过后,他回到暴风城,把他自己常戴的一片单片眼镜送给了我。大家都知道暗夜精灵发光的眼睛在黑夜里十分有用,但在强光下十分脆弱,我受伤的右眼更是如此。我参加过海加尔圣战,在那场被称为诸神黄昏的战斗中,右眼中了一记邪能箭,从此见不得光,更谈不上瞄准射箭了,只好放弃军旅生涯从事文职。罗宾送的眼镜是用玛拉顿非常珍贵的云石制成的,温润如玉,可以随着光线强弱调节眼部光线,这件礼物于我自然是十分贵重。而作为书记员,我对他的故事兴趣浓厚,我们之间相谈甚欢,颇为投机。在此之后他有时单方面和我联系,分享他的冒险故事。

  老练的盖聂马尔自然不会为难我一个外交人员,而这片眼镜是罗宾私人的物品,并非赃物,他亦无权扣押。盖聂马尔虽然痛恨罗宾,但他还算是一个有原则的官僚,这点不由得让我对他有几分尊重。

第二节

  在第三天的早晨,我收到了一封魔法信,信的内容如下:

  “亲爱的勒布朗阁下,我已到暴风城,在城外盘桓数日,有新奇发现,但无奈手下几人都未在城中。若阁下愿同往,可在24日下午4时来闪金镇郊外布莱克威尔庄园一会?!巧?拉乌尔?罗宾敬上?!?/p>

  甫一看完,魔法信便自动发出蓝光消失了,我知道罗宾手下能人甚多,这点魔法小伎俩也不足为怪。我自然愿意参加罗宾的冒险,事实上我原先也参与过几次,并把它们记载了下来,交给了达纳苏斯的朋友们,并在一家叫做《星风小报》的小杂志上不定期连载。

  闪金镇是暴风城南部的一个小城,是王国三教九流们的乐园。布莱克威尔庄园在郊外,那里人迹罕至,周边的田野以盛产南瓜而闻名,那儿还有一座小教堂,想必罗宾应该会在那里等我。

  当我独自一人到那儿时,是下午3点40分,教堂里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影,一对看起来有身份的男女撑着阳伞在指指点点,他们身后是一个马夫在数落教堂的下人,一名修士坐在台阶上正在画画。

  我心里不由想笑,径直向画画的修士走了过去,用调侃的口气道,“亲爱的朋友,你这次又化妆成修士学习绘画了吗?”

  修士并未抬头,他伸出食指放在唇下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我有些气恼了,准备出言讥讽。此时却感知手臂被人拽住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肮?,我亲爱的朋友,尊敬的老师,道尔顿修士可是个受人尊敬的艺术家,你可以不要骚扰他?!?/p>

  我回头,身后佝偻的身影正是方才被马夫数落的扫地老人,老人拽着我走到教堂远处,他直起腰,身形马上高大了起来,他伸手抹去了脸上的装扮,露出一张年轻黝黑的脸庞。

  “你的化妆术真是越发厉害了?!?/p>

  老者无疑是罗宾假扮的,我俩相视一下,寒暄了好一阵。他领着我走到教堂的背面高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有一座巡山人的小木屋,屋里还有一套干净的桌椅。

  “唔,这是老巡山人巴尔的屋子,朋友?!蔽颐亲?,罗宾大口吸着香烟,吐出烟雾,随即又像想起了什么,把香烟掐灭了。

  “哦,抱歉,忘记你们暗夜精灵不喜欢雪茄了?!彼晕医獬?,“老巴尔的儿子当兵回来了,他准备回家开一间旅馆,可怜的矮人,终于离开了这鬼地方?!?/p>

  “亚森罗宾,给我讲点什么吧!”

  “哦,要我讲什么?我这一生大家都了解?!毖巧薇鎏谝巫由瞎首髑榈鼗卮鹞??!鞍?这些东西没什么意思?!?/p>

  “没意思?您送给尼科拉妻子一千金币的事没意思?你解开了那三幅油画的谜也没意思?”

  他不开口,我又道:“亚森罗宾,看在我曾是你老师的份上!”

  “别急,亲爱的精灵朋友,今天邀请你过来自然有好玩的事情?!彼祷傲耍骸澳靡恢Ρ?,再拿一张纸!”

  我很惊奇,但立即服从了。一想到他终于要给我口授他注入那么多激情与想象力的篇章,我就高兴。只是我不得不作一些冗长的解释和乏味的发挥,使得它们减色不少。

  “请记下:19—21—18—20—15—21—20……”

  “怎么?”

  “记,我让您记?!?/p>

  他坐在长沙发上,两眼朝着庄园那边。

  他又说:“记:9—12—6—1……”,停了一下,又说:“21?!?/p>

  沉默一会:“20—6……”

  难道他疯了吗?我看着他,慢慢发现他的眼睛不像刚才那样漠然了,变得专注,似乎在看着空中什么地方一场引人入胜的表演。

  然后,他接着口授下去,每个数字后面都要停顿一下?!?1—9—18—……5……”

  我循方向望去,只能看到庄园边上,是一座房子的正面。那是一家旧旅馆,护窗板是关着的,没有任何特别之处?!?2—5—4—1……”

  我恍然大悟,他确实是在数数,在数对面那旧房子三楼黑乎乎的墙壁上的反光?!?4—7……”罗宾又说。

  反光消失了几秒钟,接着又以很均匀的间隔,一下一下射到那面墙上,然后又消失了。

  我本能地数了数,大声地说:“5……”

  “您也注意了?不错!”罗宾道。

  他朝那边走去,探出头,似乎要弄清光线是从哪个方向投射过来的。然后他又躺到沙发上,对我说:“现在您来数吧……”

  我照办了,罗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再说,我也不能不承认,对面墙上的反光是那样有规律,也确实让人觉得奇怪。那闪光忽明忽灭,就像灯塔发出的信号。想必这就是他约我前来的目的。

  我们数下去……把数字记在纸上……阳光继续在对面墙上跳跃。数字十分准确。

  “下面呢?”罗宾在我停止数数很久以后问道?!罢娴?,好像完了……好几分钟没有闪了?!蔽颐腔沟茸?。再也不见闪光了。我就打趣道:“照我看,这是浪费时间。只在纸上记了几个数字,收获太小了!”

  罗宾沉思了片刻,突然笑了,只说:“亲爱的,你懂肖尔密码吗?”

  “就是军情七处的肖尔大师发明的通讯密码?”

  “是的,简单的说就是它用短和长两种形式组成,不同的组合对应不同的数字??梢允巧?、旗语,自然……也可以是光线。然后数字对应的是字母,我们可以用这个拼出单词?!?/p>

  “有道理!”

  罗宾拿起笔,记下字母:“S—U—R—T—O—U—T(尤其)……”

  “一个词!”我叫道,“……拼出了一个词?!?/p>

  “继续干吧,亲爱的?!?/p>

  我继续干下去,译出一个又一个字母,组成一个又一个单词。我一个个将它们分开。一个完整的句子出现在我面前,令我大吃一惊。

  “完了吗?”过了一会,罗宾问我。

  “完了……可是有一些拼写错误呢?!?/p>

  “不管它……慢慢念吧?!?/p>

  我就把这句无头无尾的话念出来,并原样附在这里:尤其要抓紧时间,因我已经无力反抗,请告知警察进行搜查……我笑起来。

  “就这句话!反光照出的就是这句话!嗯!我们被闪光照花了眼??烧娴?,罗宾,您得承认,并没给您多大启示!”

  罗宾站起来,仍然轻蔑地一言不发,只是接过那张纸。我后来记起当时偶然看了一下挂钟。时间是五点十八分。

  他放下纸,低声说:“应该是这样了!”

  这时挂钟敲响了五点半。

  他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点燃了一支烟,对我说:“我得联系下莱普斯坦男爵!”

  “莱普斯坦男爵?”我问,“就是那位失踪的男爵夫人的丈夫?”

  “是的?!?/p>

  “事情很重要?”

  “十分重要?!?/p>

  我莫名其妙,无法理解。但这时,罗宾又拿起那张纸,眼睛紧盯着上面,打了个手势。他对我说:“等,等等……还有比这更紧急的事……一件怪事,我也觉得困惑……为什么这句话没完?为什么这句话……”

  他匆匆拿起手杖和帽子,说:“走!如果我没搞错,这件事需要立即解决?!?/p>

  “您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的事,大家也都知道。莱普斯坦男爵是位金融家兼体育家。他那匹赛马埃特纳今年赢得了赛马大奖,这个男爵莱普斯坦被他夫人害了。这位夫人一头金发、以衣着高雅和生活奢华著名。半个月前,她从丈夫手中偷了三万金币和皇室贝尔妮公主寄存在男爵这里的一批钻石、珍珠和首饰逃跑了。两星期以来,司法当局在东部王国追捕男爵夫人。前天,我们那位大警长盖聂马尔先生在一家旅馆抓住了一个女游客。有一大堆证据证明这个女人就是男爵夫人??墒且坏鞑?,这女人原来是纳莉达,一位演员。而男爵夫人却不见踪迹。莱普斯坦男爵悬赏三千金币,通缉男爵夫人。这笔钱已交到一位公证人手里。另外,为了补偿皇室公主的损失,他最近将他的马,还有那座位于奥斯曼大街的公馆和在罗冈库尔的城堡一起卖掉了?!?/p>

  “卖掉这笔财产的钱可能马上就要到手了?!蔽也钩渌?,“报上说皇室的贝尔妮公主明天就将拿到这笔钱。只是,说实话,我还看不出您简明扼要讲的这个故事,跟那句谜一般的话之间有什么关系?”

  罗宾不屑于回答我的问题。我们走到那所旧楼房,那是一座带私人庭院的旅馆,里面大概住了不少房客。

  “根据我的估计,”他对我说,“信号是从这儿,可能就是从那扇还开着的窗口发出的?!?/p>

  “三楼上那个吗?”

  “是的?!?/p>

  他朝看门的女人走去,问她:“您的房客中间是不是有人与莱普斯坦男爵有来往?”

  “怎么?当然有!”那老妈子大声答道,“我们这儿住着一位拉韦尔鲁先生,他是男爵的秘书兼管家。我每天给他整理房间,他住304?!?/p>

  “能去见见他吗?”

  “去看他?他病了,这可怜的先生?!?/p>

  “病了?”

  “病了半个月了……从男爵夫人出事那天起……第二天他回来就发烧,一直在床上躺着?!?/p>

  “他起床吗?”

  “啊,这我可不清楚?!?/p>

  “怎么,您不清楚?”

  “不清楚。他的医生禁止别人进他的房间,还把房门钥匙从我手里收走了?!?/p>

  “谁?”

  “医生啊。他亲自照料病人,每天来两三次。喏,他刚刚出去还不到二十分钟……一个胡子花白,戴着眼镜的老头……”

  老妈子还未说完,暗夜精灵超强的听力告诉我远处传来了隐隐的马蹄声,不远处有一队人马正疾奔而来。

  “时间到了,亲爱的朋友们?!甭薇鏊?,和我握了一下手,“请原谅我的无礼,勒布朗先生,等一下请照实向盖聂马尔先生报告我们今天的成果?!?/p>

第三节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得摸不着头脑。说话间,罗宾已经奔上三楼,不见人影。须臾间,盖聂马尔带着十来个警员骑马赶到了旅馆门口,我正不知所措。盖聂马尔分开众人,走上前来。

  “勒布朗先生,感谢您对警队的支持,及时告知了我们盗贼罗宾的行踪?!?/p>

  我有点楞,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多半是罗宾早已知道了什么,于是冒充我向盖聂马尔发了魔法信,让盖聂马尔来搜查这座房子。

  盖聂马尔和众人上了三楼。到了楼梯口,盖聂马尔不顾老妈子的抗议,来到304的房门前,房门是虚掩的,想必是罗宾捷足先登。

  在一间昏暗的房子尽头,有一丝亮光从一道虚掩的门缝中漏过来。盖聂马尔冲过去,刚进门,就叫起来:“太晚了!啊!妈的!”

  老妈子两腿一软,跪在地上,像是晕了过去。

  我走进那个房间,只见地毯上躺着一个半裸的男人,两条腿缩着,两只胳膊弯着,一张瘦削的脸苍白极了,眼里还留着恐怖的表情,那张抽搐的嘴可怕地咧着。

  “他死了?!备悄袈矶杆僮髁思觳?,宣布道。

  “怎么死的?”我说道,“一点血迹都没有?!?/p>

  “有,有?!彼缸潘勒叩男乜诨卮鹚?。从敞开的衬衫下面,看得见两三滴血?!啊?,凶手可能一只手掐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扎他的心脏。我说‘扎’是因为伤口确实很难看出来,好像是一个针眼,很长的针扎的?!?/p>

  盖聂马尔又在尸体周围的地上看了看,除了一面小镜子,再没什么东西引起他的注意。刚才拉韦尔鲁先生就是用这面小镜子反射阳光的。

  盖聂马尔的手下开始?;は殖?,并开始了询问。我牢记罗宾的嘱咐,将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告诉了盖聂马尔。治安官一面听,一面沉思,之后又开始询问老妈子。

  在警察面前,老妈子倒是很老实,她透露一个情报。

  “有位住在闪金镇街道上92号的迪特先生这段时间每天下午会到拉韦尔鲁先生楼下不远的长椅上,坐上一会,还拿笔在记些什么?!?/p>

  盖聂马尔记下,道:“这是很重要的情报”,随即安排了手下去调查这位迪特先生。他又问道:

  “您刚才说的那个花白胡子戴眼镜的老医生,很久以前就来过这儿吗?”

  “不。我原来不认识他。他是拉韦尔鲁先生病倒那天晚上才来的?!?/p>

  “医生,医生会不会是罗宾假扮的?”盖聂马尔自言自语,我本想反驳说罗宾从不杀人,但想起罗宾交代的话,要将今天的事情如实汇报,所以没有多解释,只是说道,罗宾之前和我在一起,老妈子也可以作证,我们是在那位医生之后来的,这点无可辩驳。

  目前看起来,凶手是那位医生的可能性很大,调查了一阵子,没有新的收获,盖聂马尔拖着我下了楼,自然而然地是去调查闪金镇街道92号。那儿是一家公寓,盖聂马尔向他打听迪特先生是否在家。这一路上我一直在寻思,为什么罗宾要这样,这看起来像是出卖,但我坚信他不是这样的人。

  “迪特先生出去大约半个钟头了?!崩习寤卮鸬?,“好像很不安,坐了一辆马车。平时他可不常坐?!?/p>

  “您不知道……”

  “他去哪儿?这话有点蹊跷,因为我听到他对司机说:‘去保安局?!?/p>

  盖聂马尔又问迪特先生走后是否有别人来过。

  “有。一位花白胡子戴眼镜的老先生上楼去找他。他按了铃,然后又下来走了?!?/p>

  “该死,一定是那个装扮成医生的杀人犯?!备悄袈矶蝗以诎商ㄉ?,老板吓了一跳,“这个……在您来之前,大概也就二三十分钟吧,还有位先生问过同样的问题?!?/p>

  “谁?”

  “……不知道,只记得他带了一顶旅行帽子,年轻,皮肤黑……”

  “亚森罗宾!”,盖聂马尔脱口而出,沉吟了片刻,突然大声说道:“我明白了,他是去了男爵家!”

  治安官已经顾不上我,指挥着手下迅速上马,几个人一骑绝尘而去。而我惴惴不安,出门花了一个银币租了一匹马独自回暴风城。

第四节

  两天后,暴风城的报纸刊登了大新闻,案情真相大白。是莱普斯坦男爵杀害了他的管家拉韦尔鲁先生,男爵化妆成医生,用针头捅死了管家。但这件事情的震惊之处并不在此,而是从一开始男爵夫人就并未失踪,而是被男爵杀害了。原因是男爵夫人把证券兑换成现金,实际是男爵的命令;从贝尔妮公主那儿借来首饰准备买下也是如此。偷走旅行袋离开公馆的人,不是男爵夫人,而是男爵的同谋兼女友。管家拉韦尔鲁先生通过镜子反光用密码将整件事情告诉好友迪特先生,迪特先生向警局报案。但在此同时,神奇的治安官盖聂马尔先生先知先觉地发现了这起潜在的凶案,在第一时间将男爵抓获,并将公主的珠宝追回,男爵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这件案子在暴风城里引发了轰动,但我并不惊讶,因为盖聂马尔侦破了此案,而我作为目击证人,他早已将案情告诉了我。

  令我有些不解的是罗宾,他在这件事情当中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他既然约我同去冒险,又通知警察,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一周后,一位达纳苏斯的朋友来看我,他带给我一个小箱子,还特别说明,是一位精灵朋友带给我的。我满腹狐疑,在他走之后打开了箱子,里面是一沓文书资料,最上面是一封便签,上面有一行诗。

  “请在墓地插一枝弱柳,我喜欢它那忧伤的枝叶……”署名是亚森罗宾。

  我展开信函,是一封长信,内容如下:

  “亲爱的勒布朗?羽月,首先请原谅我当日的不辞而别。对当日的事情,我有义务向您解释清楚。我并非出卖朋友之人,而因我送给您的小礼物对您造成的困扰,我深表歉意。我们尊敬的盖聂马尔先生一直在您的寓所前面布置了暗哨,就为追捕到鄙人的踪迹。我相信您此次将我的行踪如实相告,又将此大案功劳送于他,他应该会对您深加信任,上周已将暗哨撤除,请您放心,此是其一?!?/p>

  “案件大致情况和警方破获的一样,只有几点需要加以说明。管家拉韦尔鲁先生和迪特先生同是填字俱乐部的成员,拉韦尔鲁被男爵软禁前,早联系到了迪特先生,告知了几个可能的地点。之后采用镜子反射加肖尔密码的方法,将整件事情告知了迪特先生。我觉得这个阴谋十分巧妙。男爵的这位女友故意暴露行踪,被警察当成男爵夫人。既然警察追捕的是男爵夫人,那这个女人有什么危险?哈!三千金币交给一个公证人,真是个绝妙的办法!这笔钱使警察昏了头,蒙住了最敏锐的眼睛。一位先生交给公证人三千金币,他说的当然是真话。于是人家就去追捕男爵夫人!男爵不慌不忙地实施阴谋:用最好的价钱卖掉赛马和家具,并准备潜逃。因为知道了拉韦尔鲁由于在公馆所处的地位而发现了真相,因此男爵半个月来把他关在屋里,逼他缄默,威胁恫吓他。正是这个人撞见拉韦尔鲁在跟朋友联系,就用一根针刺进他的心脏,冷酷地将他灭了口?!?/p>

  “我当时赶在盖聂马尔之前赶到男爵家里时,男爵夫人的三万金币,公主的珠宝首饰,卖马和卖不动产的钱都在男爵的保险箱里。男爵正准备逃走。他书桌上的文件井井有条。他又要化装,然后小心翼翼地去与情妇会合。他是为了她才杀人的。此时只有一个障碍,就是盖聂马尔和随行的十二名警察,马上会赶到?!?/p>

  “我原本想敲诈男爵一笔,之后再引他去见官,但这家伙始终不肯就范。我只好动手,他身手不赖,但我还是放倒了他。我的目标当然是他的那个密码保险箱。但亲爱的勒布朗,我发誓当我费尽心思打开保险箱时,里面的情形让我的心灵受到了重创,让我倒抽冷气,两腿发抖。我发誓我有二三十秒钟愣在那里,两眼怔怔地,看着那最可怕,最丑恶的场面:一个半裸的女尸,蜷缩在保险箱里,就像一个大包裹塞在里面……一头金发披下来……血迹斑斑……,恶臭扑鼻,这家伙真是个恶魔!”

  “这场景真把我吓坏了,而且当时盖聂马尔已经到了楼下。就在警察进来的那一瞬间,我在男爵口袋里翻到钥匙,跨过阳台,顺着墙上的溜槽滑下来。对面有一堵墙,墙边长着灌木丛。他就走进墙和灌木之间的夹道,发现那里有一扇小门。所以我只用穿过一个院子,一座小楼的几个空房间,片刻功夫就到了闪金镇郊区的街上。我对此深信不疑。警察是不会想到这个秘密出口的?!?/p>

  “当然,这件事情中最吸引人的,那近十万金币和公主的首饰呢到底在哪呢?当然都在保险箱里,金币是银行的无记名兑券,我自然不客气的收下,作为我揭露世间这般罪恶的犒劳。珠宝留给了盖聂马尔,当然我看到珠宝也有点心动,但我实在不想在那里逗留,因为气味实在太难闻了?!?/p>

  “最后说明一下保险箱的密码,非常简单。我甚至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想到。那密码就在可怜的拉韦尔鲁的情报里。就是我们最后一天接收信息里的那些拼写错误,你知道,我其实已经在城外注意这个阳光密码好几天了,在之前的几天我已经了解了男爵的罪行,但那时他们从未出错。后来我想,它们是故意拼错的。男爵的秘书和管家,竟犯拼写错误,在‘抓紧’后面加一个‘e’,把‘时间’漏掉一个t,把‘反抗’少写一个n,把‘警察’中的字母‘e’写成‘a’这可能吗?我感到奇怪。我把这四个错的字母拼到一块,就组成ETNA(埃特纳)这个词;就是那匹著名赛马的名字。这个词一开始就使我抓住了莱普斯坦案的线索,因为各家报纸当时都在议论,后来又使我假设这就是保险箱的密码。因为拉韦尔鲁知道保险箱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并且他要揭发男爵的罪行。同样,这也使我推测拉韦尔鲁在拼字游戏协会有个朋友,他们经常一起猜字谜娱乐,并且想出了从一个窗户向另一个窗户通讯联系的办法?!?/p>

  “以上的陈述就是这次案件的全过程,我再次为我的不辞而别抱歉。但不管怎样,我希望还您一个清静的生活?!沂档难巧?拉乌尔?罗宾?!?/p>

幻化部分
1、亚森罗宾(便装)皮甲

  头 斯蒂林的丛林帽

  肩 隐藏

  背 颤栗巨石斗篷

  胸 支配之皮质外套(DZ范克里夫套)

  手 莫洛托夫手套

  腰 魂精搜寻着束带

  腿 恐怖角斗士的铁皮护腿

  脚 歧路长靴

  (罗宾在各个不同故事有多个造型)

2、勒布朗·羽月 布甲

  头 烈焰之眼

  肩 隐藏

  背 少女的宠爱

  胸 女巫外衣

  手 乌鲁洛斯皮手套

  腰 虚空碎片束带

  腿 强能护腿

  脚 混沌噩梦之靴

3、盖聂马尔警长 板甲

  头 船长帽

  肩 白刃护肩

  背 完美平衡斗篷

  胸 狂野角斗士QS胸

  手 玉典护手

  腰 愤怒腰带

  腿 狂野角斗士QS腿

  脚 真钢长靴

4、阴毒的贵族(莱普斯坦男爵) 皮甲

  头 DZ的S1

  肩 反弹护肩 随机

  背 玉火斗篷

  胸 拉扎克的遗落夜行衣 随机

  手 无冕者手套 (宁叶手套)

  要 恶毒角斗士

  腿 贵族马裤

  脚 邪恶谎言裹足

  武器 复仇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
394| 134| 767| 183| 724| 202| 768| 182| 206| 82|